揮桿同樂、提攜青少年選手》東方球場Single Party球隊,邁入第二個十年

2019-03-12
973 瀏覽人次

參加第11屆Single Party會長交接典禮的隊員與貴賓們合影。


Single Party,這不是即將步入禮堂的男人在婚前和死黨放浪形骸的最後聚會,也不是單身男女各懷鬼胎彼此曖昧的聯誼活動…這是一群事業有成的男性球友的固定聚會,以球會友,同時提攜後進,為台灣高爾夫運動發展貢獻一分心力。

以優質會員服務著稱的東方高爾夫俱樂部,擁有兩個聲名遠播的會員球隊:鴛鴦隊與Single Party。鴛鴦隊顧名思義是由夫妻檔組成,夫唱婦隨(或婦唱夫隨)的甜蜜身影羨煞旁人。Single Party的成員則清一色都是東方球場的男性會員,約莫40多位,分享專屬於「兄弟」間的深厚情誼與美好時光。

東方球場總經理郭秋琳表示,Single Party成立迄今已邁入第11年,當初是創隊會長鍾榮昌、第二屆會長賴文協與第三屆會長李勇君三位好友提議創立的。「他們說不公平,為何東方只有鴛鴦隊,沒有男性會員的球隊。」郭秋琳說。「所以後來在蔡麗香老師的協助下,成立了Single Party,以男性會員為主,我和蔡老師等人則是必到的來賓。」

Single Party一開始,很單純的是這群在各行各業都各有一片天的男性會員們之間的聯誼,以球會友,擁抱健康。但他們覺得這樣似乎稍嫌不足,還能在享受揮桿樂趣的同時,多做些什麼?於是,從第二屆開始,透過蔡麗香老師的推薦,找來多位有潛力的青少年選手一同參與月例賽,成立高爾夫發展基金,來鼓勵支持這些追逐著高爾夫夢想的青少年選手。包括程思嘉、李旻、徐薇淩、俞俊安、俞涵軒等球員,都曾一次又一次地參加Single Party月賽,和這群叔叔伯伯們同場競技、交流,從中學到不少東西,也獲得了追夢路上的許多溫暖支持與鼓勵。

「我覺得Single Party最有意義之處,在於支持青少年選手。」曾擔任第八屆會長的「阿湯哥」湯文清表示。「一晃眼十多年過去了,看到這些小選手們從10幾歲到現在20多歲,征戰職業賽場,那真的讓我們與有榮焉,有些成就感。我衷心期望這樣的球隊會一直延續下去,未來也會有更多同好一起來支持這樣的活動。」

郭秋琳則補充道,程思嘉從12歲便和Single Party一起打球,可以說是在東方球場長大的選手。「她今年赴美參賽前還特別跟我說,她覺得自己今年很有信心,因為有Single Party的叔叔伯伯們在背後支持鼓勵,彷彿打了強心針,無後顧之憂,會努力打出好成績。」

第11屆會長陳信義(右)致贈禮物給第10屆會長鄭萬來(左)。


時光荏苒,已經邁入第11個年頭的Single Party,也於3月10日在東方球場舉行第10屆與第11屆會長交接典禮。儘管因為連日大雨而取消了球敘,僅舉辦餐敘與交接儀式,但Single Party這群情深義重的隊員們,依舊踴躍出席。創會會長鍾榮昌雖然另有要事無法親臨現場,但仍手寫了一份聲明,期許Single Party能成就更美好的未來,在健康歡樂之餘,繼續提攜年輕朋友成長、精進。

在典禮上卸下重任的第10屆會長鄭萬來致詞時表示,時間過得很快,他也安全下莊了,唯一的遺憾是這一年沒有會員一桿進洞,這要列入新舊會長的交接項目。「這一年來是我高球生涯的巔峰,我過去很少打到80多桿。Single Party很多隊員都是single單差點,但會長不是,會長是來服務單差點的。」鄭萬來說。「雖然我一直在退化,但我會繼續打球,繼續參加Single Party,直到我打不動為止。到時候只希望大家別嫌棄,說我這種打一百多桿的還來打!」

走馬上任的第11屆會長陳信義則表示,他很高興也很緊張地接下會長一職。「過去幾年我在隊裡享受被服務的福利,現在輪到我來服務大家。我的球技普通,但是我有服務熱忱。」陳信義說。「第11屆是另一個十年的開始,我期許Single Party未來能有更好的發展。」

陳信義也笑說,他昨天晚上特別上網去惡補了Single Party的歷史與宗旨,也歸納出五個核心價值:尊重、熱情、參與、分享與關心。未來他也會本著這樣的精神繼續努力,讓球隊更茁壯、更美好!

陳信義揮舞Single Party隊旗,象徵接任第11屆會長一職。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