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日東升

2020-02-13
73 瀏覽人次

「有時候他們贏我,有時候我贏他們。既然他們能夠做到,我也可以。只要繼續努力,做好該做的事,絕對有機會。」—俞俊安

菲爾米寇森(Phil Mickelson)、保羅凱西(Paul Casey)、瓊拉姆(Jon Rahm)、契茲瑞維(Chez Reavie)、比利梅菲爾(Billy Mayfair)、鮑伯吉爾德(Bob Gilder)、安娜諾奎絲特(Anna Nordqvist)、朴芷垠(Grace Park)與亞查哈拉慕諾絲(Azahara Muñoz)…上述這些知名的世界頂尖高爾夫男女球星,有什麼共通點?

答案是:他們都曾是亞利桑那州立大學(Arizona State University,ASU)高爾夫校隊的主力戰將。

這間位於亞利桑那州鳳凰城的大學,是NCAA一級高爾夫強權,隸屬太平洋12校聯盟(Pac-12 Conference),隊名為「太陽魔」(Sun Devils)。在上述這些名將的帶領下,曾在NCAA寫下不少豐功偉業。近幾年來,ASU男子高爾夫校隊的主將一職,交棒給了一位來自台灣的年輕好手。

是的,俞俊安。

這位來自台灣桃園、從小在父親開設的練習場長大的21歲年輕好手,自2016年進入ASU就讀後,很快地成為這所名校的閃亮新星。大一就在2017國家邀請賽(National Invitational)贏得NCAA生涯首冠,且該賽季的平均桿數71.61桿是ASU隊史上新鮮人次佳紀錄,僅次於瓊拉姆於2012-13賽季的71.37桿。大二表現持續進化,平均桿數來到70.58桿,也在班頓沙丘錦標賽(Bandon Dunes Championship)封王。大三賽季更是出色,11場出賽9場前十名,並於自家主辦的ASU雷鳥大學高球賽(ASU Thunderbird Collegiate)摘冠,且在年度大賽NCAA錦標賽名列第三,平均桿數進步到69.20桿,在校史上只輸給2014-15年瓊拉姆所創下的69.15桿紀錄,並入選2019 GCAA全美第一隊。

除了在NCAA賽場上的活躍,目前世界業餘排名高居第六的俞俊安,這幾年在全球各大高球賽事也極為活躍。2017美國業餘錦標賽第五、2019澳洲業餘名人賽冠軍、2019亞太業餘錦標賽第三,並連續兩年(2018與19)打進美國公開賽。而甫於去年12月初在澳洲雪梨落幕的2019澳洲公開賽,以業餘身分參賽的俞俊安和亞當史考特(Adam Scott)、保羅凱西、麥特瓊斯(Matt Jones)等職業好手同場競技,表現不遑多讓,寫下第五名的好成績。

挾著業餘時期的漂亮履歷,已經升上大四、即將於今年五月從ASU畢業的俞俊安,毫無疑問的,已經準備好了。他將在畢業後轉入職業高壇,懷著滿滿的信心與動力,追隨著前輩潘政琮的腳步,叩關美巡賽,成為下一位讓所有台灣球迷感到驕傲的世界頂尖好手。

目標直升美巡賽

「感覺真的好快,好像昨天才剛進大學,一轉眼就快要畢業了。」俞俊安感嘆道。《高爾夫雜誌》趁著他放寒假返台的空檔,和他相約永漢球場進行專訪,詢問他未來的方向與規劃。

「今年五月打完最後一場NCAA錦標賽後,就會轉入職業,應該有機會拿到一些美巡賽的外卡。會從這些外卡打起,希望能夠在六場外卡裡就獲得足夠積分,直接升上美巡。」俞俊安語氣平淡但堅定地表示。

根據美巡賽規定,非美巡賽會員單一賽季最多能拿贊助商外卡打七場比賽,如果你能在這些僅有的機會裡打出亮眼的成績,得到足夠的積分,甚至像去年的馬修渥夫(Matthew Wolff)或柯林森川(Colin Morikawa)一樣,一舉摘冠,立刻直升「大聯盟」。而因為去年阿諾帕瑪盃(Arnold Palmer Cup)的出賽與票選,俞俊安已經獲得今年美巡阿諾帕瑪邀請賽的外卡,但這場比賽在三月,那時他仍是業餘身分。不過,轉入職業後剩下的六場,挾著他在業餘時期的戰績與ASU校友的名號,應該也不難。俞俊安表示,目前已經有多家經紀公司和他洽談經紀約,待塵埃落定後,就交由經紀公司全權處理。

「我和渥夫與森川都算是同期的選手,之前經常在NCAA賽場上碰頭。」俞俊安說。「有時候他們贏我,有時候我贏他們。既然他們能夠做到,我也可以。只要繼續努力,做好該做的事,絕對有機會。」

撇開民族情愫不談,純粹以客觀的角度來審視俞俊安,他的確擁有立足美巡賽的實力。就個人看法,他和潘政琮一樣,都擁有強大的心臟與高昂的鬥志,不管場上與場外都舉止得宜、對談如流,很清楚自己的目標與能力在哪裡;甚至連左嘴角較為揚起的拍照專用笑容,也幾乎如出一轍。但相較於小潘,俞俊安在擊球距離上更具優勢。他的一號木桿桿頭速度能來到120mph,平均開球飛行距離達305碼。即便和球友們熟悉的達斯汀強森(Dustin Johnson)、羅瑞麥克洛伊(Rory McIlroy)或學長瓊拉姆等巨砲相比,也毫不遜色。甚至鐵桿距離比麥克洛伊平均大了一號。「我和瓊、羅瑞曾在美國公開賽同組練球,開球距離大家差不多,但鐵桿距離我比麥克洛伊大了一號,他用七號時,我通常用八號。」俞俊安淡淡地說道。

對於自己目前的實力,俞俊安自評從梯台到果嶺的球技都蠻穩定的。即便當天狀況不好,表現也不會差到哪裡去。以前略差的短桿,也進步了不少。即便進攻果嶺球歪掉,還是有信心能夠一切一推,救平標準桿。

立足美巡,是俞俊安轉入職業後的首要任務。四大賽冠軍,則是他的最終目標。

NCAA是進軍職業的最佳跳板

在力量與距離掛帥的當代高壇,俞俊安已經站在有利的起跑點。加上他出色的心理素質與全方位的球技,未來著實讓人期待。而他將自己的進步與成熟,歸功於這四年的NCAA生涯。

「我認為這四年最重要的,就是讓我認識自己。」俞俊安說。「我剛到美國時很震驚,發現原來自己還差了那麼遠。慢慢地我知道自己缺乏什麼,去做點改變。我需要加強哪些球路,我得練習那些我缺乏的東西。漸漸地我的練球更有效率,我也知道自己需要什麼。這不只是球技,生活方面也是。大學沒人管你,你必須自己做好時間管理,什麼時候寫功課、什麼時候練球、什麼時候練體能,都要自己安排好,讓生活更有規律。四年的大學生活,真的改變我很多。」

回到2014年,俞俊安在老大哥潘政琮的帶領下,在仁川亞運打出漂亮一戰。台灣隊拿下團體金牌,潘政琮個人金牌,俞俊安則是個人銅牌。這場勝仗除了為俞俊安的高爾夫履歷添上一筆功績外,也是他高爾夫生涯的轉捩點。受到潘政琮的啟發,他開始把赴美求學當作未來的選項之一。

「那時曾考慮要轉職業或者念書。後來覺得自己還沒準備好轉職業,沒有信心,所以決定去念大學。」俞俊安說。「由於在台灣打球,生活真的就只有高爾夫,很少念書,所以當時最困難的就是要通過托福。很努力地準備了好一陣子,也很開心過關了。現在回頭想想,這是最正確的選擇。」

俞俊安認為,美國大學是個讓青少年通往職業的最好跳板。你能到那裡去打各式各樣的球場、和全世界最好的業餘選手一起比賽。而且不只打球而已,你還能提升知識,增廣見聞,拓展你的人生觀,讓你的心態更成熟。你也能先去熟悉未來轉入職業後要做的事情,自己買機票、自己安排行程、打理一切。這對於你爾後進入職業賽場,都很有幫助。

「如果你覺得自己已經準備好了,球技各方面都成熟了,那當然可以轉職業。但如果你覺得自己還沒準備好,我會很鼓勵你到美國念書,進一步提升自己的實力。」俞俊安說。「我認為對青少年選手來說,最重要的是要好好認識自己,知道自己欠缺什麼,就努力去加強什麼。不要去侷限自己,打球可以很多元的。不要認為自己只能練什麼,多嘗試不同的東西,然後從中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打球就是去玩球,打法可以很多樣,不要只有一而已。美國大學對青少年很有幫助,如果有機會,可以去看看。NCAA有很完善的制度,是一個最好的跳板。」

最終目標四大賽金盃

回顧已經過了三年半的大學生涯,俞俊安最難忘的,是他以新鮮人之姿所拿到的第一勝。那是2017年國家邀請賽,俞俊安進入ASU的第三場比賽。「前兩輪打得還不錯,只落後幾桿,但有點累,因為一天就得打36洞。」俞俊安回憶道。「第三輪很順,一下場就連三個博蒂,感覺氣勢有打起來。後九洞更幸運,先是在第10洞切進老鷹,第11洞打歪又從果嶺邊切進博帝,第12洞打par,第13洞又切進博蒂。四洞就有三洞切球進洞,很幸運,最後贏了四桿!」

而去年初由ASU主辦的ASU雷鳥大學高球賽,俞俊安也以三輪201桿、四桿之差摘冠,終結了將近一年沒能贏球的乾旱期。「其實我去年上半年打得不錯,許多比賽都打進前五名,但總是無法奪冠。看到隊友都有贏球,自己很渴望贏一場。尤其這一場又是自己學校辦的比賽,更想贏。」俞俊安說。「因為是主場,知道旗位會插哪裡,所以賽前我經常下去練習,知道怎麼進攻,很高興終於贏了。」

不管是贏球的喜悅,或者輸球的經驗,都化為俞俊安持續進步的養分。而兩度叩關美國公開賽的體驗,更讓俞俊安發現了,四大賽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遙不可及。

2018年俞俊安以資格賽榜首之姿,首度闖進於紐約辛內庫克丘球場(Shinnecock Hills GC)所舉辦的美國公開賽。第一次進入四大賽,俞俊安坦言蠻緊張的。「我賽前和羅瑞與瓊一起下去練球,很緊張,因為有許多觀眾。但也覺得蠻好玩、蠻酷的。感覺就是興奮中帶點緊張。我很享受那種氛圍,也練了很多球。」俞俊安回憶道。「那座球場真的很困難,球道很窄、長草快到膝蓋。我記得我第一輪是下午出發,早上看即時成績時,一堆名將像是米寇森、羅瑞等才打了五洞就正加5、加6桿。我一開始打得不錯(在前九洞曾一度躍居領先),但後面有些狀況。第二輪打得沒那麼好,沒能晉級,但我很享受那樣的經驗。」

2019年,俞俊安再度以資格賽第一名挺進美國公開賽,和潘政琮並肩踏上舉世聞名的圓石灘球場(Pebble Beach)。他笑說有了前一年的經驗,這次去就知道要稍微保留一下體力,就按照平常賽前的方式去練習與準備就好。平常練多少就練多少,保持正常的步調。「其實狀況還不錯,但一直沒辦法抓到比賽的節奏,很可惜,差了一點沒能晉級。」他最終以兩輪正5桿的147桿、3桿之差被摒除於決賽門外。

「打過之後,我發現雖然很難,但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遠。」俞俊安說。這位從小就立志打美巡賽的年輕小夥子,在歷經NCAA洗禮後,離兒時的夢想越來越近了。立足美巡,是他畢業後的首要目標;接著,在美巡奪冠;最後,高舉四大賽金盃。

「只要再努力一下,會有機會的。」俞俊安語氣堅定地說道。

(全文請參閱高爾夫雜誌2020年2月刊)

(文/翁崇家   照片/翁挺耀   場地提供/永漢高爾夫球場)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