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丹史畢斯:期待止跌回升

2020-02-12
103 瀏覽人次

史畢斯未滿24歲時就拿下三場四大賽勝利與美巡11勝,但兩年多過了,他仍在尋求美巡第12勝。

2018年夏天在某場美巡錦標賽事,無預警地、新一代名將喬登史畢斯(Jordan Spieth)突然遭遇媒體大軍的盤問。其實也難怪,在美巡賽已累積多場勝利,又是前屆聯邦快遞盃得主,這位年僅25歲、崛起才沒幾年的美巡超新星,怎能不成為媒體時刻注目的焦點?

話雖如此,媒體大軍們的提問焦點卻並未鎖定他在球賽中的好表現,或者進攻策略,甚至忽略了史畢斯是旅行者錦標賽(Travelers Championship)衛冕冠軍的事實;相反地,犀利且帶著點負面角度的質問開始連番進攻這位年輕人。

「針對自己的球技表現,你認為當前最需要改進的是哪些項目?」

「你覺得自己的球技表現是否有提昇到什麼樣的地步了?」

會產生這一連串的質問,其實倒也無可厚非。畢竟,自從2017年史畢斯拿下英國公開賽冠軍以後(這一勝替他的四大賽生涯添加至累計第三勝),他開始一勝難求。當時的史畢斯才即將滿24歲,已經手握三場四大賽冠軍、以及美巡累計11勝。不過來到2018年之後,他卻似乎失去了過往那股充滿魔幻光彩般的連勝氣勢。

好在史畢斯始終是位技藝精湛、深具職業水準的好手,他保持一貫的耐心與禮貌回應此一問題,「目前就是我的鐵桿和挖起桿…我想遠遜於我平常水準,所以這方面我的確需要取得顯著改善。」他繼續說道:「(現況我還)遠不及我想要達成的地步。我需要控制好我在場中的一切表現,包括從梯台到果嶺都是如此。」

稍稍回顧過去兩年來的史畢斯,他在高爾夫賽場上的戰績其實相當扎實──前十名累計有12場,至於未能晉級周末決賽的場次也僅及八場。話雖如此,此刻仍在尋求美巡生涯第12勝的史畢斯,其實相隔上一場勝利(即2017他在皇家伯克岱爾球場拿下的英國公開賽冠軍)已頗具時日;不消說,這段期間以來,他的世界排名也一路下滑。

在2017年勇奪英國公開賽冠軍後,史畢斯陷入了冠軍乾旱期。

回到媒體現場,正因如此,這些看似嚴苛的提問實則其來有自,外界總不免懷疑:何以近期史畢斯難以重現過往的高峰表現?令人憶起2013年,一臉稚氣未脫的德州小子史畢斯,甫轉入職業高壇即展現出無往不利的好身手。一開始他是在約翰迪爾菁英賽以戲劇性的勝仗來嶄露頭角──他靠著正規賽末洞最後一記切球進洞,把對手拉進延長賽──後續戰績也跟著扶搖直上。

不過如果誤以為史畢斯是在當年七月份的TPC奔鹿球場,才命定般地崛起成為美巡超級新星,那鐵定搞錯了。真正奠定史畢斯傳奇故事的是在2015年美巡球季,他令人驚異的表現如同電流般貫穿每位球迷的心,某些國際球迷恐怕忘不了更早些、在2014年,史畢斯於澳洲公開賽周日繳出63桿佳績,奪得個人職業生涯首場勝利。

然而時序再往前推,恐怕罕有球迷知悉德州大學時代史畢斯的故事,尤其是他在新鮮人球季衝勁十足的好表現。當季結束時,德大在史畢斯助力下取得NCAA隊際錦標賽的全國冠軍。史畢斯本想在業餘高壇繳出不俗的成績單,意欲在該年年底時轉入職業。

慧眼識英雄的德大男子高爾夫校隊教頭約翰菲爾德茲(John Fields),在史畢斯年僅高二時兩人初次會面,約翰當下便論斷他將來必能有所成就,「當時我心底就很篤定,我非得把他找來加入德大校隊不可。」約翰說道。

教頭約翰心願成真:史畢斯在2010年2月6日決定加入德州大學,這件事對約翰而言意義非凡,「可以用寫下歷史來形容,對我們學校的高爾夫發展,幫助非常大。」他甚至還清楚記得當時他跟史畢斯通電話的情形。

德大校隊成功招募到史畢斯,對學校來說是件大事,當史畢斯走進校園,不少學生已獲悉史畢斯「這傢伙很特別」。史畢斯的高中教頭(達拉斯耶穌會高中)凱茜馬利諾(Cathy Marino)也持相同看法,她形容史畢斯對高爾夫運動的熱情永不熄滅,「他在高爾夫領域也是個獨特的存在。在球場上他彷彿能辦到任何事情,他對自己充滿信心,他也對自己打完比賽的每一桿、每次成績感到自豪。他沒有一天不想待在球場上的,他也熱切地關心著自己的戰績。」凱茜說。

2011年秋天,史畢斯前往阿拉巴馬州參加傑瑞佩特全國大專院校錦標賽,也是他首度披上德大「長角牛」校隊的黑橘色戰袍。首輪開打前夕,在練習場練球熱身的史畢斯,竟然把一號木桿桿面打破了,教頭約翰跟助理教練萊恩墨菲(Ryan Murphy)慌張地想找出替代品。

場邊專賣店存貨中,沒有史畢斯用的Titleist型號,於是他們嘗試改用Ping的桿頭來組,並搭配較相近的桿身。就這樣,賽前最後一秒湊出來的球具,史畢斯這位大專校隊菜鳥竟然毫無罣礙、照打不誤,而且連兩輪繳出低於標準桿的佳績──獨獨最後一輪桿數落差較大,導致無緣爭冠。不管怎樣,首次以大學校隊代表身分出賽的史畢斯,總算是免掉了一場「臨陣磨槍」的災難,最終以前十名的成績回到位在奧斯汀的德大。

值得一提的是,大一新生、18歲的史畢斯甫踏入校園,也透過相互競爭的機緣,跟當時已大四的隊友狄倫弗瑞特里(Dylan Frittelli)建立了良好的友誼。狄倫也是當屆校隊的隊長,他跟史畢斯每天膩在一塊兒練球、較勁球技。那一年泰半時間,兩人雙雙在全國大學高球選手排行榜中保持名列前茅。

「只要我挨近狄倫,他總會問我『史畢斯在練什麼?』」助教墨菲回憶道:「相反地,我跑去找史畢斯的時候,他同樣也會問我『狄倫在幹嘛?』他們不願輸給彼此、一丁點兒都不能輸。」

史、狄二人的較勁情節,在2012年春天德州一場錦標賽事「莫里斯威廉斯大專院校校際賽」中達到了沸點。狄倫率先取得領先,跟隊友胡力歐維嘉斯(Julio Vegas)並列;打到最後一洞,史畢斯追到僅差一桿。史畢斯觀察到末洞的旗位設在大後方,他決定直接瞄準旗竿打,不料小白球慢慢滾過了果嶺後端,掉進障礙區。

幸運的是,球仍在水池外側,有機會挽救──不消說,直接救球進洞的可能性極度渺茫。該洞果嶺坡度是由障礙區朝外傾斜,而且史畢斯的球失誤在短邊。他仔細地從每個角度來仔細觀察球位,然後放手一搏。

「你就是會突然有種感覺:好像有什麼好事快要發生了!」教頭約翰回想起當時。史畢斯把球擊上半空中,只見小白球放軟了身段著陸,並且朝洞口極度緩慢地滾動而去,彷彿空氣突然凝結,就在球兒滾至洞口的剎那,史畢斯朝天空高舉起左臂,他的球跟著掉進洞口──出爐了!德大竟然出現三位球員搶佔比桿賽的首席位置。

約翰說:「那是屬於史畢斯的時刻,他就是全場觀眾的焦點,他可以把握住勝利的機會,不知怎地他就是辦得到!」

史畢斯自認他現階段的表現遠不及他想要達成的地步。他需要控制好在場中的一切表現,從梯台到果嶺。

不過,那一年是德大「長角牛」校隊失望的一年。球季結束,長角牛在NCAA大十二聯盟的「Big 12錦標賽」中敗給了州內死對頭的德州農工大學,落居亞席。只不過,長角牛對各校終極目標的NCAA全國錦標賽,還保有一線希望──在奧克拉荷馬州舉行的分區資格賽中,長角牛再奪亞軍,取得了在瑞維拉鄉村俱樂部舉行的NCAA全國錦標賽的參賽門票。

當長角牛抵達瑞維拉賽場參賽時,在該賽事中暫居第一名,緊追在後的是阿拉巴馬。比桿賽打完兩輪,德大隊員們表現起伏,所幸尾輪回神,總算以第三種子身分打進比洞賽。此時阿拉巴馬已進佔首席位置,外界普遍預測長角牛跟阿拉巴馬兩強勢必得在此一決高下。

比洞賽中,德大率先逐退華盛頓、奧勒岡等校,進入最終決戰;反觀阿拉巴馬,則也陸續打敗肯州大與加大。舞台既定,教頭約翰跟助教墨菲得開始傷神比洞賽對戰組合人選的問題。當他倆走進會館,史畢斯趨前遊說教頭,希望排他跟賈斯汀湯瑪斯(Justin Thomas)對打──身為阿拉巴馬主力的賈斯汀,甫贏得「全國最佳選手」及「年度新人」雙銜;即便如此,史畢斯告訴約翰,他感覺自己對賈斯汀「瞭若指掌」。

「史畢斯不曉得從哪裏突然冒出來的,」墨菲回憶道:「他對我們說:『嘿!如果兩位能幫我配到對戰賈斯汀,我有把握能擊敗他。』然後轉身就走了!」

結果自信十足的史畢斯竟然預測成真。他在這場對戰組合中取得優勢,打完14洞之後以兩洞領先對手湯瑪斯,不過湯瑪斯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向來以抗壓性強而著稱。第15洞, 湯瑪斯攻果嶺時漂亮送至距洞僅不到10呎處。但史畢斯冷靜地走上前,靠四號鐵桿穩穩把球送出,直落在洞口右側後順勢滾入洞中,轟動全場,也助他以三洞差領先賈斯汀。隨後史畢斯並以贏三洞、剩兩洞的成績擊敗明星對手。「我們這輩子都忘不掉那一球!」約翰說。

與此同時,狄倫也完成了他跟對手柯瑞惠塞特(Cory Whitsett)的比賽:打完18洞,狄倫同樣也以贏三洞剩兩洞擊敗柯瑞,狄倫在末洞的30呎再見博蒂尤為精彩,也替長角牛再添一勝。就這樣,史、狄聯手下,跟隊友一起抱回了NCAA全國錦標賽獎盃,這也是自1972年以來德大睽違多年了的NCAA全國賽大勝。

在德大主場的德州大學高爾夫俱樂部內,有許多曾替德大打天下的名將,諸如:班克倫蕭(Ben Crenshaw)、湯姆凱特(Tom Kite)、貝茜拉爾斯(Betsy Rawls)…等人,然而史畢斯的成就,彷彿竟然掩蓋過了前述這些世界高爾夫名人堂等級的名將們。

進入位處奧斯汀市西方山丘的德大俱樂部,一眼即可見史畢斯的許多成就。第15洞果嶺後方有座碩大的長角牛雕像,俯視著前方的奧斯汀湖;而史畢斯的豐功偉業,則毫不掩飾地展示在會館入口處。事實上,場內甚至有座六洞的三桿洞球場,由史畢斯設計、也以史畢斯為名,叫做:「低於40桿的史畢斯」。

或許史畢斯在尋求美巡生涯第12勝時遭逢掙扎,不過只要回顧大學時期的無數戰績,以及他替長角牛開拓的諸多美好成就,史畢斯應可找回最初求勝若渴的動力。

(By Zephyr Melton/PGA TOUR   Photos by Getty Images)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