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LED WITH PURPOSE 父子攜手 創造幸福企業

2018-08-14
350 瀏覽人次

今年的名人賽冠軍派崔克瑞德(Patrick Reed)、美國公開賽冠軍布魯克斯柯普卡(Brooks Koepka)以及新出爐的英國公開賽冠軍法蘭西斯柯莫利納里(Francesco Molinari),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所使用的球袋,都出自於中呈∕Vessel之手。

事實上,不僅上述三位新科大賽冠軍。自2005年開始,幾乎每一場大賽冠軍都是;從2011年之後,每一位高舉大賽金盃的球員,不管他使用的是TaylorMade、Titleist、Ping或Callaway的球桿,他身旁的球袋,全都是中呈∕Vessel所製造。

連續八年的百分百佔有率,且持續進行中。放眼任何運動產業,都是空前的輝煌紀錄。更重要的是,書寫此紀錄的父子檔,來自台灣。父親蕭崑林(David Shaw)於1980年創立中呈實業,專營球袋代工,在多年篳路藍縷後,成為市場上最大的巡迴賽球袋供應商。兒子蕭敬儒(Ronnie Shaw)承襲父業,更創立自有品牌Vessel,進一步在職業賽場上打響名號,且從球袋跨足一般生活休閒包款,成為備受矚目的美國新銳時尚品牌。

從無名小卒到巡迴賽第一

「我們在1980年成立中呈實業,是全球華人第一家專業高爾夫球袋生產的公司。剛成立時篳路藍縷,非常辛苦,做了三年都沒什麼訂單,負債累累,股東都跑光了。」蕭崑林以幽默的語調輕輕帶過草創初期的艱辛。「直到第四年,澳洲最大的高爾夫零售商PGF肯定我們的技術與產品,開始下訂單,公司營運狀況終於翻轉。1984到85年,我們就佔了澳洲百分之七、八十的球袋市場。」

透過澳洲客戶的介紹,中呈獲得多個美日知名品牌的青睞,開始為Lynx、Daiwa、Hogan、MacGregor、Dunlop、Slazenger與Cleveland等代工球袋,生意扶搖直上,事業版圖拓及全球,並陸續在馬來西亞、台灣與美國等地設廠。只不過,從千禧年開始,中國工廠以低價崛起,搶走了中呈的大部分訂單,讓公司營運陷入困頓。當時正值知天命之年的蕭崑林,一度想結束公司就此退休,前往澳洲陪伴妻兒。

或許誠如蕭崑林所說的,這一切都是神的旨意、神的恩賜。當時運動產業巨人Nike準備進軍高爾夫球具市場,主動找上中呈幫老虎伍茲(Tiger Woods)客製化專屬球袋。這個出自蕭崑林之手、黑白紅配色且上頭印著大大BUICK字樣的球袋,隨著老虎在千禧年的輝煌戰績,吸引了無數媒體、球員與球迷們的目光。於是,繼Nike之後,Callaway、TaylorMade、Titleist、Ping等各大品牌,也陸續找上中呈替他們的選手客製球袋。時至今日,將近九成的PGA、LPGA選手,都是使用中呈的球袋;而萊德盃、總統盃、索罕盃、國際皇冠盃、乃至於2016年奧運,選手所使用的球袋也是中呈製造。

「就是做出口碑吧!」蕭崑林笑著說。「只要有人想做球袋,其他人就會說:『去找David啊!』」

從代工到自有品牌

從中呈到Vessel,從代工到自有品牌,這個故事又關係到另一位你我都很熟悉的Nike球星:魏聖美(Michelle Wie)。

「我在澳洲念完大學後,立刻被爸爸叫去大陸公司上班。在深圳工廠跟在父親身邊做了三年後,又被踢到美國公司去。」兒子Ronnie笑著說。「有一天我接到Kia的電話,他們要幫魏聖美特製兩三個球袋,這種數量對Nike來說很麻煩,於是直接請Kia找我們。我們也很努力地,幫魏聖美做了一個很漂亮且獨一無二的球袋。也因為如此,開始了我們的客製化服務。」

Ronnie表示,原本客製化需求的頻率是半年一次,接著三個月一次,一個月一次,後來變成一週一次。「我覺得這應該有其市場,可以試試看。」Ronnie說。「於是我們成立了Vessel品牌,經營客製化球袋,並首創線上客製化服務。」

從2013年成立迄今,Vessel的業績年年以雙倍的速度在成長,巡迴賽的能見度也越來越高。包括喬丹史畢斯(Jordan Spieth)、塞吉歐賈西亞(Sergio Garcia)等球星,都主要找上Vessel客製化球袋。「2013年UA要我們幫剛轉職業的史畢斯客製球袋,收到袋子的兩週後他就在John Deere菁英賽拿下生涯首勝。2015年史畢斯的經紀人打電話給我說:『Jordan want a Vessel bag.』,結果那個橘黑配色的球袋,在寄給他的一週後,就陪著史畢斯穿上了綠夾克。」Ronnie開心地說。「只能說我們的時機太好了。」

2015年,Vessel進軍生活時尚市場,推出一系列背包、公事包、波士頓包等商品。出色的質感、細膩的作工與優質的用料,很快地在美國西岸打響名號。Ronnie表示,高爾夫球袋的製程是所有袋子裡頭最複雜的,如果能做球袋,其他袋子一定都能做。且高爾夫市場有其侷限性,既然Vessel能做,那為何不做呢?這項決定就目前看來,確實是成功的。Vessel一般包款的銷售量逐年成長,而該公司在聖地牙哥百大私人公司的排行榜上,名次也逐年攀升,從去年的24名,竄升到今年的17名。

「我們在聖地牙哥三大購物商場其中之一,新開了一間專賣店,就夾在蘋果與鼎泰豐中間,很特別。」Ronnie說。「我們包包的售價大約在200美金上下,大多數顧客們都很喜歡我們的產品,甚至有人開玩笑地說,這價格是不是少了個零!」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蕭崑林一手建立了球袋代工王國,兒子Ronnie在此基礎上擴張版圖,打造優質的Vessel品牌。父子倆合作無間,但是否會有彼此意見相左或衝突的時候?

「Ronnie最大的優點,就是非常龜毛,非常執著。我老婆常說我很執著,但他比我更執著。我有時會跟他抱怨為什麼一定要這麼做,他都只回我一句話:『因為我們是Vessel,我們追求卓越。』我聽了只能摸摸鼻子,照單全收。」蕭崑林笑著說道:「他真的很有自己的觀點與遠見,在中國學習時吸收很快,對於球袋製作的細節與客人的了解,打了很好的基礎。去到美國後,已經青出於藍,對於客人的溝通折衝,對市場、球員與產品開發的了解,都已經超越過我。我真的很驕傲。Vessel就像是他的孩子,我的孫子,我就像阿公照顧孫子般,好好地去呵護。」

父親對兒子的肯定與驕傲,溢於言表。兒子對父親的崇拜與敬仰,也不在話下。「爸爸說我已經超越他,但我覺得根本無法超越。」Ronnie誠摯地說道。「他是我一直在追的榜樣,但每次我覺得自己快追到他時,他就會換檔加速,揚長而去。在各個方面,他都是我看齊的榜樣。尤其在管理上,他真的讓人難以置信。他總是能看出別人看不到的問題,並且讓大家心服口服。他和媽媽對於員工的照顧,也是不遺餘力。從2011年到現在,只要他們人在大陸工廠,每週六下午就是蕭媽媽時間,所有員工只要願意,都能去找他們,一起分享工作與生活。」

那麼,高爾夫呢?這方面就比較有個明確的答案了。Ronnie笑說他從小打到現在,只贏過父親一次。「他打球很無聊,就是開球上球道,然後上果嶺。即使沒上,短桿與推桿也很棒,非常穩定。」父親蕭崑林則睿智地回道:「他也是一定會超越我的,他必興盛,我必衰微。」

在訪談過程中,不難看出蕭崑林父子的濃厚感情。蕭爸爸對兒子的表現感到驕傲,Ronnie則認為父親一直是他永遠也追不著的榜樣。

蕭崑林夫妻與兒子各自手持Vessel包款合影。一如蕭崑林所說的,Vessel是兒子Ronnie的小孩,也是他和太太的寶貝孫子。

裝滿幸福的器皿

報導中呈、Vessel與蕭崑林父子,如果不談及宗教信仰,難以窺其全貌。蕭家祖孫三代都是虔誠的基督教徒,他們將事業上的成就與生活中的喜樂,榮耀全歸功於上帝。一走進中呈實業的工廠,就能看到「榮神益人、信實公義」這八個大字,這是該公司的經營理念和核心價值。而Vessel這個品牌名稱,也是源自於聖經。

「提摩太後書二章21節寫著:『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就必作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蕭崑林說道。「Vessel就是器皿。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器皿,你可以帶喜樂給別人、帶愛給別人、帶祝福給別人,也可以帶苦毒給別人、帶咒詛給別人。上帝要我們做貴重的器皿,去帶愛、帶喜樂給人。」

因為有如此崇高的理想,Ronnie在創立Vessel之初,就希望能多做一些有意義的事,來回饋社會。「公司的slogan是Fill with purpose,我希望我們公司的存在就是一個祝福。」Ronnie說。「我們從創辦到現在,就一直有買一送一的活動。只要顧客購買一個包,我們就送出一個包給需要的人。這些年我們和世界展望會與聖地牙哥當地的慈善機構合作,贈送了大約兩萬多個包包給全球各地需要幫助的孩童,像是海地、烏干達等等。包包裡面還裝滿了文具。因為教育是這些國家的最大問題,我們希望能透過教育,帶給這些孩童更多的希望。」

「我很喜歡聖經裡的一句話:『你不能做什麼讓祂更愛你,你不能做什麼讓祂更不愛妳。』祂就是這麼地愛你。如果能藉由我們的公司,讓更多人了解這種愛,那不是很美嗎?」

父親創立中呈實業,兒子建立Vessel品牌,父子倆聯手打造幸福企業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