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 By Step 一步一腳印

2019-05-14
1,025 瀏覽人次

《高爾夫雜誌》專訪班芝花球場董事長暨總經理鄭博元,談舉辦賽事、球場經營以及台灣高爾夫球場的未來發展。

Q:是什麼樣的原因,促使斑芝花球場舉辦ThreeBond挑戰賽?

A:我覺得,球場經營到了一個階段,承辦ThreeBond挑戰賽是自我考驗,也讓讓我們的團隊重新做一次整合,很感謝TPGA理事長謝錦昇看重我們,給我們這個機會。這有點類似最近4、5年來球場營運的期中考,按照比賽開打時看到的狀況,和我們理想中的狀況對比,呈現出來的至少應該有80分。

Q:這是班芝花第幾次舉辦職業賽事?未來還有舉辦更大型賽事的計劃嗎?

A:這是斑芝花球場第一次舉辦職業賽事。至於未來會不會舉行大型賽事,我覺得這個不強求啦,但是有機會給我們歷練的話,當然願意去承接大型賽事。說實在的,最關鍵的部分是要有企業願意贊助比賽的獎金,我們球場業者能回饋企業界的很有限,這個部分應該跟政府的政策有點關係,企業界願意出錢來辦比賽,政府在這方面應該要有政策來鼓勵企業界。

Q:為了舉辦這場賽事,球場有進行什麼樣的準備工作?

A:雖然在農、肥料的施作會有些調整,但球場面對這場比賽大致上跟日常保養差不多,我們特別做的是把球道縮窄,這與提高場地的難度有關,另外就是在比賽之前可以集中保養場地的力度。此外,我們在賽前的準備很在乎果嶺上球的滾速,畢竟這是一場職業賽,比賽使用青山和綠水兩區,它們的果嶺草種目前是有一點點差異性,所以我們與場務顧問討論,一方面是希望果嶺的速度拉上來,另一方面是不要看到兩區的果嶺速度落差太大。目前青山這區的果嶺到了下午速度會掉得比較明顯。今年我們會有大動作,逐步把青山這區的果嶺草皮更換掉,當然這無法一次性地處理好,最終我們希望球場27洞的果嶺能夠「萬劍歸宗」,都變成同一個草種,測試到現在,可能會是選用海雀稗。當然這是大工程,一定要考慮營運面和草皮施作的時機。

Q:就你的觀點,班芝花球場的特色為何?要在這裡打出好成績的關鍵為何?您最喜歡這27洞裡的哪一洞,原因為何?

A:斑芝花球場最大的特名就是名家設計的場地,不過時過境遷這麼久,球場到底還保持著彼特戴伊(Pete Dye)原始設計多少部分,我不確定,但我們要努力把原本設計的精神保持住。在斑芝花球場要打出好成績,關鍵是在上果嶺的那一桿,就現在職業比賽來講,球場的總長度還不算那麼足夠,所以第二桿很重要。現在球場的27洞裡,如果從梯台看過去,我最喜歡青山的第八洞的感覺,這個短洞圍繞著水塘而設,大致保持著原本設計的型貌。如果從果嶺回看的話,我喜歡黃金的第九洞,從果嶺回看過去的視野從窄到寬,果嶺的位置比較高,感覺看起來有層次,到最後看不到,可以用想像的感覺。

Q:你接任班芝花球場董事長暨總經理職務已有數年,也將將球場改名為班芝花,能談談這幾年的心路歷程,以及對於球場未來有何計畫與目標?

A:當初接手這個位置,對於這個球場或說這個企業體未來的經營,會變成什麼樣子,其實是很模糊的。當然,心中一定會有憧憬的,想要辦大比賽,或是成為一個指標性的球場,現在看來,那是有點虛無飄渺的感覺,因為那時根本不知道球場會發展成什麼樣子。經營過程中遇到這麼多的問題,以及現在大環境是如此,當然要朝比較現實面去看,方向一定會做一些修正,當然最終目標就是希望球場的品質可以提升到一個層次。我希望球場一直有新的目標,我們的團隊大家聚在一起往那個目標努力。下一個目標希望朝承辦四回合的賽事,讓球場提升到那個等級,至於何時能實現要看機會啦,我們先把球場準備好,有贊助商願意協助TPGA,機會成熟了就來辦四天的比賽。

Q:就你個人的看法,高爾夫是項什麼樣的運動?最吸引人的部分為何?

A:看到老虎伍茲又贏得了名人賽冠軍,你覺得高爾夫是什麼樣的運動?以前我們看NBA的時候,會覺得麥可喬丹全盛時期光芒那麼耀眼,根本是全宇宙全強的籃球明星,後來我們認為老虎伍茲也是這樣啊,但是他突然跌下來了,這一跌就11年。那時我19歲,看他這樣跌下去,覺得已經這麼成功的人怎麼會這樣,這些年他起起伏伏,剛說要復出的時候他的狀況很糟糕,但他撐過來了,這個人真的是超強,不只是他的球技,還有他心態的強大。我認為只有高爾夫有這個的運動賽事風格,才有辦法造就出讓大家景仰的人存在。綜觀所有運動項目應該只有高爾夫有辦法,其他運動再怎樣耀眼的球星終究會退下來,你不能指望勒布朗詹姆斯到了45歲又能打得跟20歲一樣虎虎生風啊,但是老虎可以。

高爾夫是跟自己對話的運動,它強調的是心理素質,大家可以從每一場球賽,每一次球敘,跟不同的人、不同的環境去學習和反省自己對人、事、物的看法,這是高爾夫最吸引人的地方。

出自名師之手的斑芝花球場,擁有自然美景與傑出設計,並於今年首度舉辦職業高爾夫賽事。

Q:近年來台灣高爾夫產業似乎有衰退的趨勢,做為球場業者,你覺得問題出在哪裡?有什麼方法能興盛這個產業,吸引更多人投入這項運動?

A:與其說高爾夫產業衰退,我認為應該是大家的習慣在改變,從我進到業界到現在,我並沒有感覺到「不打球的人變多了」,而是覺得「打球的人打的場次變少了」,這兩個是不太一樣的事情。要怎麼去希望打球比較少的人再回來願意進到球場,那可能需要給他一個動力或是話題,像老虎伍茲又贏得名人賽冠軍這一定會有影響,打球的人會覺得我們跟他在從事一樣的運動,我在想如果「小潘」潘政琮在美國打出好成績、拿冠軍也會有影響,小潘也是熬過來的人,心智非常堅強,他選擇面對一切困難,現在站上美巡賽舞台,他們有明確的目標,也能鼓舞打球人有自己要追求的目標。

Q:以球場業者的立場,你希望政府能為高爾夫產業做哪方面的協助嗎?

A:來我們球場的球友除了在地的朋友,也需要有更多國際觀光客進來,現在東南亞國家新的球場一直在蓋,他們用最新的概念興建和設定現代化的場地,台灣球場的更新腳步有點慢了,台灣高爾夫上一個極盛的年代大概是民國八十年吧,現在應該要正視球場更新的問題了。

至於政府能做什麼,還是想辦法推廣觀光的部分,你看泰國觀光局這些年做了這麼多推廣去泰國打球的事情,我好像沒聽過台灣的觀光局到海外去推廣「到台灣打高爾夫」這樣的行程。高爾夫是個核心產品的概念,周邊可以帶動的東西可能比一般的行程還多一些,如果政府希望城市的消費競爭力可以往上走的話,那真的要把握住國外喜歡打高爾夫的旅客,這樣去推可能相對容易一點。在台南一共有五座球場,其中四座球場位在西拉雅國家風景區內,真的可以結合高爾夫和台南的觀光資源好好設計,吸引國外的球友來台灣打球觀光。

Text by 趙新天   Photos:葉勇宏∕TPGA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