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愛上打曲球

2019-12-02
1,938 瀏覽人次

你大概從電視轉播裡看過螢幕上出現球員的擊球追蹤彈道。通常,你還看到一些其他的出球資訊(球速、桿頭速度或擊球效率等)與彈道資訊(最高點與彎曲幅度)。美巡賽每一輪球都會以雷達蒐集兩個球洞的出球與彈道數據,當我利用這些數據來深入研究球員的開球木桿彎曲幅度與他們的整體開球準度時,我的心裡冒出了一個疑問:習慣打曲球的球員上球道率會比打直球的高嗎?每一次都計畫要打出直球是很困難的,所以教練通常就是建議球員打特定的球路來開上更多球道。結果,答案讓我感到訝異,也讓許多教練大吃一驚。

在計算球員的開球曲度時,我把每一記開球的曲度以英呎為單位輸入電腦裡,數字越大代表曲度越大,不管球是由左往右轉或者由右往左轉。你在電視上看到的曲度也是這樣計算。至於球員當季的開球曲度數據,則取整季所有開球曲度的中值。至於球員的開球準度,我則採根據場地狀況調整過後的上球道率,如此才不會因為寬廣的球道而失準。此外,我們把所有四桿洞與五桿洞的開球輸入電腦計算準度,而非只有雷達測量的那兩洞。

結果呢,在2019年賽季,開球木桿曲度最大的前三名依序是安卓普南(Andrew Putnam)、菲爾米寇森(Phil Mickelson,上圖)與J.B.霍姆斯(J.B. Holmes,左頁圖)。至於球開得像琴弦那麼直、曲度最小的前三名,則依序是萊恩阿默(Ryan Armour)、吉姆福瑞克(Jim Furyk)與契斯瑞維(Chez Reavie)。

為了要得知曲度與準度之間的連結,我將所有球員的數據輸入電腦裡去得出其相關性。你猜結果如何?相關性達負40%!意思就是,球員的開球曲度越大,上球道率就越低!即便我們把開球距離的變數移除後,依舊是這樣的負相關。

舉例來說,那些曲度較大的球員,像是普南、米寇森與霍姆斯,上球道率比平均低了約8%。至於開球曲度最小的阿默、福瑞克與瑞維,上球道率則比平均高出了13%。兩個集團間的數據差異是如此之大!這樣的相關性或許必非完美,畢竟有規則就有例外,但結果就是結果:試著去打出直球,代表你更有機會開球上球道。

 

(文/馬克布洛迪,圖/By Siyi Chen – Phil Mickelson, CC BY 2.0)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