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員的風格指數

2020-02-11
692 瀏覽人次

柯普卡的擊球風格積極強悍,極具觀賞價值。

布魯克斯柯普卡(Brooks Koepka)與史蒂夫史崔克(Steve Stricker)在2017年鳳凰城公開賽都以負6桿的278桿並列不怎麼起眼的42名。不過,他們倆人以天差地遠的方式打出相同成績,這點就讓值得玩味了。柯普卡計分卡上的桿數跌宕起伏:他打出一隻老鷹、20個博蒂、12個柏忌與2個雙柏忌。史崔克相對穩定許多,11個博蒂與5個柏忌,沒有任何老鷹與雙柏忌。我看著這些數據,心裡想著:這場賽事能真實反映出他們的擊球風格嗎?更重要的是,我們能適當地定義出一位球員的桿數是上下起伏或者穩定地一如女子選手嗎?為了解答這個問題,首先要先去看看球員打出柏忌(或更糟)與博蒂(或更好)的比例。這些是非常直接關聯的數據,但有缺點,因為這除了計算出誰打出較少柏忌與較多博蒂外,並無法反映出球場的難易度。夥伴們,並非所有球場都是一樣的,舉例來說,湯米弗利伍德(Tommy Fleetwood)的避免柏忌排行榜在本田菁英賽後跌至61名,但是在我將球場難度納入計算重新跑一次數據後,他的排名上升到第七位。弗利伍德沒有調整前的避免柏忌率誤導了結果,因為他參加的多半是高難度賽事與四大賽,在這些比賽裡打平標準桿或許比那些球場如花園般的賽事抓博蒂還困難。

在根據球場難度調整後,最佳的避免柏忌(或更糟)率是2000年的老虎伍茲。那個賽季,老虎伍茲在他打的所有球洞裡吞下柏忌或更糟成績的比例約只有8%,同年的美巡賽平均是19%。老虎同樣也是抓下博蒂率的最佳表現者,同樣是2000年──他拿了九勝,包括三場四大賽。那一年,伍茲的抓下博蒂(或更好)率來到32%,高出巡迴賽平均多達12%。

調整後的柏忌與博蒂率只能呈現出一個意料中的事實:較佳的選手能抓下較多博蒂、吞下較少柏忌。所以,我們需要將球員的球技水平納入計算裡(「終極」博蒂與柏忌率)。

經過最後的調整統計,今年賽季在桿數起伏排行榜領先的是:新生代巨砲卡麥隆錢普(Cameron Champ)。去年則是菲爾米寇森(Phil Mickelson)。事實上,在過去20個賽季裡,左手怪傑有15年都名列此排行榜前10名。菲爾那華麗花俏的短桿救球功夫著實讓人印象深刻,他的上榜也證實了我們全新的起伏與穩定排行榜的可信度。至於談到穩定,比利霍契爾(Billy Horschel)是今年賽季迄今的領先者,去年則是萊恩摩爾(Billy Horschel)。

回到布魯克斯與史崔克身上,2017年鳳凰城公開賽的結果並非意外。柯普卡在當年是起伏排行榜的老二,史崔克則是穩定排行榜的頭頭。判定球員的擊球風格不僅真實,更有數據可以佐證。進攻火力猛烈的球員會持續冒險強攻抓博蒂,但總偶爾會有失手吞柏忌的時候。

(By馬克布洛迪,高爾夫數據分析專家)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