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球,一生情 Golf Forever

2018-11-26
248 瀏覽人次

和高爾夫結緣50年,三花棉業董事長施純鎰從愛打球、培育青少年選手,到冠名舉辦TPGA錦標賽。他期能拋磚引玉,吸引更多企業支持高爾夫運動,進而看到更多台灣選手在國際舞台發光發熱。


於10月中旬落幕的2018三花TPGA錦標賽,台灣好手洪建堯以四回合負16桿的272桿、3桿之差擊敗李玠柏,成功衛冕冠軍。當洪建堯確定奪冠後,高齡82歲的三花棉業董事長施純鎰也快步地走上果嶺,拿著礦泉水朝著新科冠軍頭上澆水慶賀。開心之情,溢於言表。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原本120萬台幣的冠軍獎金外,施純鎰特別加碼了66萬台幣的獎金,做為洪建堯成功衛冕冠軍的額外獎勵。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似乎更激勵了洪建堯積極地進攻旗竿,爭取更多抓鷹獵鳥的機會。冠軍到手,總額186萬台幣的獎金也順利落袋。

「我只是想鼓勵年輕人,希望他能打出好成績,繼續加油。如果他明年還能繼續蟬連冠軍,加碼獎金再加倍,從66萬變成132萬!」在三花棉業位於新北產業園區的總部裡,已經高齡82歲的施純鎰,白髮蒼蒼但精神奕奕地說道。50年前,他以一百萬元創業,迄今發展成一間年營業額約20億的大企業。同樣也是50年前,他因為要舒緩創業壓力而與高爾夫結緣,從此不論晴雨寒暑,幾乎天天上球場報到。施純鎰認為打球就像做生意一樣,要用心,要研究,要付出比別人更多的時間與精力。

今年三花TPGA錦標賽,施純鎰開心地拿著礦泉水朝著新科冠軍洪建堯頭上澆水慶賀。(版權:TPGA)


50年如一日

「高爾夫球是我每天紓壓的固定運動。我打了50年,除了出差外,幾乎天天打,讓我獲得了滿滿的健康與友誼。」施純鎰說道。50年前創業維艱,他笑說自己當時天天跑三點半,負債累累,壓力大到精神衰弱;後來在大舅子的帶領下開始接觸高爾夫球,運動兼紓壓。一開始先拿支七號鐵到練習場練了幾次,然後就開始下場打球,而這麼一打,就風雨無阻地打了半世紀。

「我當時都是四點天還沒亮,就拿著手電筒下場打球,打完後再趕回公司上班。」施純鎰回憶道。「最早是在當時還在青年公園的台北球場,整個球場黑漆漆的,就兩個人打球,一個是我,一個是王永慶董事長。」

要50年如一日,天天摸黑起床打早球,沒有過人的毅力,是絕對無法做得到的。施純鎰笑說很多朋友也想效法他,但大概持續一陣子,一到冬天就陣亡了。三花總經理施養謙在旁接口說道:「我剛進公司時很長一段時間也被爸爸帶去打早球,我當時只有一個念頭:為什麼打高爾夫球要這麼辛苦,得一大早起床?」

或許是如此異於常人的毅力與耐力,加上每天累積的豐富經驗值,讓從未拜師學藝的施純鎰,在年輕力壯時最好的差點來到9、10左右,實力堅強。儘管身材條件不出色,距離不遠,但穩定性極佳,而且短桿功夫一把罩。施純鎰表示,高爾夫球要打好也沒什麼撇步,就是常打,多用心。「我剛開始打球時都會去觀察其他球友的揮桿,學習模仿,多花點時間去研究。」

談及過往的豐功偉業,施純鎰印象最深刻的是31年前在林口球場會員盃裡以76桿拿下俱樂部冠軍,以及民國65年的國慶盃以79桿名列亞軍。「我還記得林口那一次,我打到第17洞下沙坑,成功一切一推救par,最後以一桿之差贏了冠軍。」施純鎰說。「那一次我真的很開心,給了桿弟6000元小費。當時他們一個月平均能賺2000元。」

施純鎰手拿第21屆國慶盃的紀念掛巾。他在這場國慶盃裡以79桿拿下亞軍。


高爾夫是最佳運動

和小白球結緣半世紀,施純鎰笑稱自己打球走路所累積的距離,已經足足可以繞地球四圈。儘管早已年過古稀,但他依舊老當益壯,堅持走路打球,不坐球車。「走路的88歲,坐車的28歲,現在的年輕人體力真的不行。」施純鎰笑著說道。「林口球場有個醫生已經105歲,還能打球,他們同組四個人有些80幾歲、有些90幾歲,加起來好幾百歲!」

能有如此健康的體魄與矍鑠的精神,高爾夫球居功厥偉。他認為高爾夫球是個最好的運動,帶給他身體上的健康與精神上的舒緩,也讓他多認識了許多朋友,不管是球伴或桿弟。在彼此打球聊天的過程中,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個性,也能從中學到很多東西,不管是正面,或是負面。

這就是高爾夫球迷人之處,健康、紓壓、交誼,且從從8歲到80歲都能打。不過,在迷人的另一面,高爾夫卻也經常讓人感到挫折氣餒。施純鎰笑說打球比做生意還難,做生意他還能以過去累積下來的經驗與基礎,去面對時代的變遷與考驗。至於打球,每天的情緒與狀態不同,有時候今天打得很好,明天又不好。有時候信心滿滿下場,卻不如預期;有時候忙一陣子沒打,卻反而打得更好。「但總而言之,想要把球打好,就是要多打、要用心、要研究、要有目的。」施純鎰說。「就像做生意一樣,路上到處都有做生意的機會,就看你如何去掌握這機會,並付出更多的時間與精力在上頭。」

施純鎰與施養謙父子,在施純鎰所收藏的畫作前合影。藝術收藏也是施純鎰除了高爾夫之外的興趣。


善盡社會責任

施純鎰董事長的打球資歷50年,培育高爾夫選手的資歷20年,近幾年來更冠名舉辦TPGA錦標賽。從純粹享受高爾夫樂趣,到後來為台灣高爾夫發展貢獻一份心力,施純鎰謙稱這是企業的社會責任,在行有餘力之際,要回饋社會。所以,他從20年前就以私人名義,掏腰包支持許多林口球場的培訓選手們;直到十年前由三花基金會成立「獵鷹好手計畫」,更有系統地培育高爾夫選手們。包括目前在LPGA征戰的錢珮芸、在日本打拼的陳依妏與陳思涵等,以及兩位青少年培訓選手陳威勝與李昭樺,都是三花基金會支持的球員。

三花棉業總經理施養謙表示,他父親在遴選培育的選手之前,會先邀請他們來和他打場早球,從打球的過程中,去觀察選手的行為舉止,並利用一些測試來考驗選手的抗壓性。「像是約早上5點半開球,有些選手可能5點15分就到場等候,有些則5點28分才急忙趕到,甚至遲到。從中就能看出他對時間的觀念、對人生的態度,是積極或消極。」施養謙說。「或者比方這一球推進獎金3000元,看看他們在壓力下的表現會如何。」

「我曾看過許多男生雖然球打得很好,但沒有時間觀念,態度也不積極,如果自己沒有想要更好,自己不好好幫助自己,別人再怎麼幫忙也沒用。」施純鎰語重心長地說道。

談及冠名主辦三花TPGA錦標賽,施純鎰的眼睛更為之一亮。他很開心連續三年都是台灣選手奪冠(2016詹世昌、2017~18洪建堯),也很肯定洪建堯在最後奪冠關頭的抗壓性。所以,儘管和TPGA的三年合約已到,但施純鎰毫不猶豫地表示要繼續辦下去,而且明年獎金會更高。「不管什麼事都一樣,我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施純鎰說。「我希望能透過比賽,帶動年輕球員出頭,鼓勵他們打出好成績!」

施純鎰也謙稱,三花並非多大的企業品牌,他希望能拋磚引玉,吸引更多大企業一起來辦比賽,關注高爾夫運動。「像是三商企業的翁董(翁肇喜),持續舉辦三商名人賽30多年,真的很讓人欽佩。」施純鎰說。「如果台灣能有更多企業像翁董這樣,台灣的高爾夫運動會更好。因為高爾夫是少數與身材條件無關的運動,台灣選手絕對有機會站上世界舞台。」

 

(Text by Joshua Weng  Photos by Wilson Sun)

施純鎰於1982年為自己訂作的生日禮物:一套金色的客製化球桿。